首页 > 学会学术

2017年湘潭县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连载(二等奖作品)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髋部术后异位骨化疗效观察

发布时间:2017-12-27 8:22:3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髋部术后异位骨化疗效观察

李亚平,刘新辉

(湘潭县中医医院,湘潭,411228)

摘要:目的:探讨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对髋部术后异位骨化的影响,为临床治疗本病提供更多科学选择。方法:随机选取72例行髋部手术治疗的患者,随机分为对照组及研究组,每组各36例。两组均予相同手术及术后对症处理,研究组再予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。观察两组术后1d、4d、7d、10d、14d时血清C-反应蛋白(CRP)、肌酸激酶(CK)含量的变化和异位骨化分级比率情况,以及治疗过程中的安全性。结果:两组术后1d患者血清中CRP、CK水平最高,而后均呈下降趋势;其中研究组患者血清中CRP、CK水平在术后7d、10d、14d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,有统计学意义。对照组总异位骨化率为16.7%,研究组总异位骨化率为2.8%,两组差异比较(=3.956,P=0.047<0.05),有统计学意义。两组治疗过程中未见1例不良反应。结论: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髋部术后异位骨化疗效确切,安全性高。

关键词:失笑散;中医定向透药;髋部术后;异位骨化

    髋部术后异位骨化,常见于髋关节损伤术后的一种并发症,主要见于股骨颈骨折、髋关节置换术等[1,2]。研究表明,髋关节置换术的普及,导致异位骨化发生率呈增加趋势,严重影响患者髋部活动能力,对手术的长期效果产生负面效应[3]。髋关节置换术后,传统医学认为其病机多为血瘀,故本院针对髋关节置换术后患者采用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进行干预,并取得一定成绩。现报道如下。

1 资料

1.1 诊断标准  参照《人工髋关节外科学》拟定[4]

1.2 纳入标准  ①符合诊断标准,行单侧股骨头置换术或单侧全髋关节置换术的患者;②出院后定期(术后第3个月、第12个月)行骨盆前后位X线检查的患者;③知情并签知情同意书的患者或其家属。

1.3 排除标准  ①合并严重心、肝、肾功能不全的患者;②合并严重脑血管疾病、精神障碍疾病的患者;③合并血栓、凝血功能障碍的患者;④失访或依从性差的患者。

1.4 一般资料  随机选取2012年3月~2014年8月在我院行髋部手术治疗的72例患者,采用随机数字法分为对照组及研究组,每组各36例。对照组男性23例,女性13例;年龄在60岁~76岁,平均年龄(65.32±3.61)岁;无菌性股骨头坏死6例,股骨颈骨折30例。研究组男性22例,女性14例;年龄在58岁~78岁,平均年龄(66.17±3.58)岁;无菌性股骨头坏死8例,股骨颈骨折28例。两组患者一般资料经统计学分析无差异(P>0.05),具有可比性。

2. 方法  

2.1 治疗方法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.1.1 相同手术方法   根据患者个体情况,采用全身麻醉或腰硬联合全身麻醉。术中取患者侧卧位,沿髋关节外侧行一约12cm长切口。依次切开皮肤、皮下组织、筋膜,适当分离,切开部分臀中肌和臀小肌,同时切除部分关节囊,截断股骨颈,取出股骨头。处理髋臼及股骨近端,以庆大生理盐水对切口进行冲洗。再将人工全髋关节放置,复位。最后确定假体牢固后,髋关节活动好,再次以庆大生理盐水对切口进行冲洗,放负压引流管一根,逐层缝合,无菌敷料包扎。

2.1.2 不同术后干预  (1)两组术后均予对症处理:①术后均予头孢曲松钠1g+0.9%生理盐水100ml,预防感染3d;予红花注射液10ml+5%葡萄糖250ml,改善血液循环7d;疼痛者予盐酸布桂嗪止痛等。②术后制动24h,根据患者情况,24h~48h拔引流管,逐渐增加功能锻炼。(2)研究组在对症处理基础上再予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:①失笑散组方:蒲黄30g,五灵脂30g。②加减:血瘀甚者加三棱、莪术、红花、当归等,痛甚者加延胡索、乳香、没药、川芎等,气虚者加黄芪、党参、白术等,痰湿甚者,加生半夏、生南星、生姜、茯苓等。③用法:上药煎煮浓缩,取药液约250ml,然后将电极贴片浸入备用;待患者伤口拔管后第一天,约在术后第3d,在患侧采用中医定向透药治疗仪(ZH8668A型号)进行透药治疗,1天1次,30min/次,以上疗程2周。

2.2 统计方法  本研究数据采用SPSS17.0统计学软件处理,计量资料用均数±标准差()表示,以t检验;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,用检验。以P<0.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
3 观察指标  (1)两组客观指标  观察血清肌酸激酶(CK)、C-反应蛋白(CRP)的变化,分别取两组患者术后1d、4d、7d、10d、14d时清晨空腹静脉血,采用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进行检测。(2)两组异位骨化分级比率情况  由定期复查盆腔前后位X线所得,参照Brooker分型[5]分为4级:1级为髋周软组织内有孤立性骨岛形成;2级为骨盆或股骨周围有骨化形成,二者间间隙>1cm;3级为骨盆或股骨周围有骨化形成,二者间间隙<1cm;四级为骨桥形成,骨性强直。(3)安全性以临床病例记录为依据。

4 结果  

4.1 两组客观指标比较 

    经分析,两组术后1d患者血清中CRP、CK水平最高,而后均呈下降趋势;其中研究组患者血清中CRP、CK水平在术后7d、10d、14d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,有统计学意义。见表1,表2。

表1 两组CRP水平比较(,mg/L)

组别

n

术后1d

术后4d

术后7d

术后10d

术后14d

对照组

36

78.63±12.62

56.32±8.54

35.38±6.82

20.54±4.53

14.41±4.35

研究组

36

79.47±12.68

56.15±8.60

30.47±6.12

13.62±2.87

7.62±2.58

注:与对照组比较P<0.05。

表2 两组CK水平比较(,U/L)

组别

n

术后1d

术后4d

术后7d

术后10d

术后14d

对照组

36

317.63±24.62

289.64±22.51

265.72±18.54

240.32±16.96

216.52±16.75

研究组

36

320.58±24.70

290.65±22.60

246.95±17.63

206.64±16.45

174.82±15.88

注:与对照组比较P<0.05。

4.2 两组异位骨化分级情况 

    对照组总异位骨化率为16.7%,研究组总异位骨化率为2.8%,两组差异比较(=3.956,P=0.047<0.05),有统计学意义。见表3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表3 两组异位骨化分级情况(n,%)

组别

n

1级

2级

3级

4级

总异位骨化

对照组

36

4(11.1)

1(2.8)

1(2.8)

0(0.0)

6(16.7)

研究组

36

1(2.8)

0(0.0)

0(0.0)

0(0.0)

1(2.8)

4.3 两组疗安全性比较 

    两组在整个术后治疗过程中,未发现1例因药物治疗引起的并发症。

5 讨论

异位骨化,目前对其致病机制尚处于研究中,可能与多种因素相互作用有关[6]。研究表明[7],骨科术后未进行异位骨化干预,其发病率高达60%~75%。故如何有效防治骨科术后异位骨化对患者临床疗效具有重要影响。本研究结果显示:(1)两组术后1d患者血清中CRP、CK水平最高,而后均呈下降趋势;(2)经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干预的研究组患者血清CRP、CK含量在术后7d、10d、14d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;对照组总异位骨化率16.7%高于研究组2.8%(P<0.05)。 提示髋部术后,患者血清中CRP、CK含量较高,髋部术后与血清中CRP、CK水平存在密切关系;而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能有效降低其含量,降低术后异位骨化率。

CRP,即C-反应蛋白,当机体损伤或感染时,血清中急剧上升的一种蛋白质,临床一般将其作为评价机体损伤及炎性反应的客观指标[8];CK,肌酸激酶,广泛分布于各种组织中,主要存在于骨骼肌中,与细胞内能量转运、ATP再生、肌肉收缩相关,能可逆的催化肌酸与ATP之间的反应,当病理损害时释放入血,动态检测CK变化能较为客观反应组织损伤,对恢复肌肉损伤具有重要作用[9]。故CRP、CK动态变化能反应创伤手术患者机体损伤的程度及预后评估。本研究再次证实:两组患者髋部术后1d血清CRP、CK含量均明显高于正常,提示髋部手术创伤性较大;而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能减轻术后创伤,促进机体恢复。

失笑散,其主方为蒲黄、五灵脂。蒲黄,具有活血化瘀、收敛止血之功,善治各种跌打损伤、血症、瘀血疼痛等症者;五灵脂,具有活血散瘀、止血之功,入血分,通气脉,善治各种血症、痛症。现代药理研究表明:蒲黄,具有抗炎、抗菌、镇痛、消肿、保护血管内皮细胞、抗血小板聚集、抗血栓、促进纤溶、促凝等作用[10];五灵脂,具有抗炎、改善血液流变学、抗血小板聚集等作用[11]。诸药合用,发挥抗炎、改善血液流变学、改善微循环、镇痛消肿等作用。加之,本研究组患者均采用辨证加减用药及中医定向透药治疗,不但把握患者的整体观,而且能使药物直达病所产生治疗作用,减少药物首过效应,提高药物浓度,从而提高治疗作用。

两组安全性比较,本研究治疗过程中均未产生1例药物不良反应。提示术后对症处理的重要性,同时也说明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髋部术后安全性高。

综上所述,失笑散加味定向透药治疗髋部术后异位骨化疗效确切,安全性高;同时,本方具有配伍精当,临床操作简单,适合临床推广。值得临床参考。

参考文献:

[1] Balboni TA,Gobezie R,Mamon HJ.Heterotopic ossification:pathophysiology,clinical features,and the role of radiotherapy for prophylaxis[J].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,2006,65(5):1289-1299.

[2] Board TN,Karva A,Board RE,et al.The prophylaxis and treatment of heterotopic ossification following lower limb arthroplasty.J Bone Joint Surg(Br),2007,89(4):434-440.

[3]曹长琦,李锋,张克,等.全髋关节置换术后异位骨化的临床研究[J].中国骨与关节损伤杂志,2010,25(8):673-675.

[4]毛宾尧.人工髋关节外科学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01:273-334.

[5]Brooker AF,Bowerman JM.Ectopic ossification following total hip replacement:incidence and a method classification[J].J Bone Join Surg(Am),1973,55:1629-1632.

[6]徐步国,薛德挺,王祥华,等.选择性COX-2抑制剂和非选择性COX-1和COX-2抑制剂在预防全髋关节置换术后异位骨化的Meta分析[J].中国骨伤,2014,27(7):609-614.

[7]Schmidt SA,Kjaersgaard Andersen P,Pedersen NW,et al.The use of indomethacin to prevent the formation of heterotopic bone after total hip replacement.A randomized,double blind clinical trial[J].J Bone Joint Surg Am,1988,70(6):834-838.

[8]Sridevi Devaraj,Jung-Mi Yun,Grete Adamson,et al.C-reactive protein impairs the endothelial glycocalyx resulting in endothelial dysfunction[J].Cardiovasc Res.2009 December 1;84(3):479-484. 

[9]Marianne F.Baird,Scott M.Graham,ulien S,et al.Creatine-Kinase-and Exercise-Related Muscle Damage Implications for Muscle Performance and Recovery[J].J Nutr Metab.2012;2012: 960363. 

[10]李景辉,陈才法,李雯雯.蒲黄药理活性及临床应用[J].安徽农业科学,2011,39(16):9604-9606,9608.

[11]唐绪刚,黄文权.五灵脂药理及临床应用概述[J].中国中医急诊,2008,17(1):101-102.